企业文化

首页 > 企业文化 > 工会活动

工会活动
岂必天南是故乡 ——《我心归处是敦煌》读后感
发布日期:12/28/2020 02:31 下午 浏览次数:291次

 

综合事业局首届读书活动特等奖作品

作者:许丹昊

 

她是成长于黄浦江畔的上海姑娘,近代中国最繁华的都市构成她生活中最平常的风景;

她是毕业于北京大学的史学才女,近代中国最著名的学府,辉映读书最熟悉的寒暑。

是那个年代别人家的孩子前程似锦未来可期。任谁也未曾想到,这个娇小的姑娘,竟走上了远离父母家乡,和丈夫多年分隔两地的生活之路。任谁也未曾想到,这个娇小的姑娘,以自己瘦弱有力的臂膀,扛起了敦煌文物保护的旗帜。

的名字叫樊锦诗。

 

痴与

国学泰斗季羡林曾说过一句很有名的话来评价敦煌研究院,“前有常书鸿,后有樊锦诗”。常书鸿被称为“敦煌的守护神”,从1943年起就扎根敦煌,是筚路蓝缕的第一代开拓者。能够与他并立得到国学大师的肯定,可见樊锦诗的地位之高、影响之大。她又被称为“敦煌的女儿”。

“文物保护杰出贡献者国家荣誉称号、文物有效保护探索者改革先锋称号、最美奋斗者称号······这一长串光芒四射的头衔展现着樊锦诗光辉灿烂的奋斗人生。从1962年在宿白教授的带领下来实习,她就与敦煌结下了不解之缘此后,她扎根敦煌,与鸣沙伴,开启了长达五十多年的文物研究与保护的奋斗之旅

敦煌是东西方多个文明交融碰撞的交汇点,有着极丰富的内涵与极高卓的价值。然而历史上由于缺乏有效的管理和保护,风沙、盗匪、战乱,都给这片土地上的文物带来了极大破坏。樊锦诗身先士卒,从抢救性保护入手,逐步过渡到科学保护阶段,借助实验室的先进手段,充分模拟测试,为保护文物立下了汗马功劳更成为了国内文物系统唯一的国家级古代壁画和保护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惠及全国的文物保护工作

面对市场经济的挑战,她更是敢为人勇挑重担。坚持在保护文物的前提下合理旅游开发,既满足游客的需求,又全面保护文物的风貌。敦煌是全国文物保护的领头羊,不仅在于敢于放弃经济利益维系长远发展,更在于敢于求新求变。樊锦诗作为带头人,充分利用先进技术,开创性的打造数字敦煌工程千年的壁画借助高科技实现了在互联网上的分享更多的人得以领略敦煌文化的风采,敦煌文化也在她的坚守与执着下,传向更为广阔的天地。

 

曾经读过《季羡林日记》除了感喟老人家生平阅历之丰富、学术学养高深之外,更钦佩老人家一切如实阐述,毫不讳言《我心归处是敦煌》也有同样的感触,樊锦诗从不为维护敦煌的女儿名,而臆造出多少丰功伟绩甚至连亲身艰苦奋斗打拼的成果也往往一笔带过,一笑置之。在敦煌十年的岁月中,那种政治环境、自然环境的艰苦,身心的煎熬、纠结,都原原本本的流露在书卷里。

来敦煌从来不是她主动的要求和选择,而是院系老师一次不成功的安排(原本计划派后面的学生接替,却因政治运动而未遂);守敦煌并不是她从一开始就坚定地信念,与大城市生活的落差、婚后产后的切实困难也曾让她心生动摇。我们可以想见,在那个物质条件不丰富的年代,处于敦煌这样一个经济欠发达的地区生存的境况是何等的艰苦我们可以想见,面对夫妻分隔十九年,寄养的儿子都不认得自己的境况,内心该是何等的苦闷。

我们钦佩英雄,但最动人的英雄并不是仅仅给人一个远远的伟岸的身姿,而是让人理解的内心。伟大的成果最感人至深的不止是结果本身,更是得知了过程后将心比心的震撼。

樊锦诗不是那种只能让人仰慕的英雄。虽然她的壮举与成就毫不逊色于领域内任何一位大家,但是,她的心路历程更让人觉得可亲可近。透过满纸沧桑,我们才会真的被那句 “无论多难,一进洞窟就都忘了”所深深打动。

这绝不仅仅因为敦煌文化的魅力,也不仅仅因为东西方多个文明碰撞的雅音,更因为她,一个真实而伟大的人格,在面对艰难困苦之后,依然选择为理想而奉献,因坚守而执着。

樊锦诗的丈夫彭章,被她称呼为老彭这个坚韧的汉子,为了爱情而多年默默付出身处繁华的都市武汉,而心心念念远在敦煌的飞天身为七尺男儿,更多的承担起养育照料子女责任;作为武汉大学考古系的开创者和领导者,为了夫妻的团聚毅然放下似锦前程,奔赴敦煌沙海

他们的爱情是质朴的。从毕业到确立恋爱关系,也没有真正相守太久然而他们的爱情经历了时间的考验、距离的考验、贫穷的考验、寂寞的考验。时至今日,虽然彭金章先生人作古,然而二老的情谊依旧醇厚如初。当朋友的电话问及你现在跟谁过呀她脱口而出:跟老彭过。当除夕夜万家团圆时,她会拿出老彭放大的照片,轻轻婆娑:

老彭啊,咱俩一起过春节。

 

2019年,樊锦诗获感动中国十大人物。颁奖词里赫然写道

舍半生,给茫茫大漠。从未名湖到莫高窟,守住前辈的火,开辟明天的路。半个世纪的风沙,不是谁都经得起吹打。一腔爱,一洞画,一场文化苦旅,从青春到白发。心归处,是敦煌。

我想,她就像那被时代的劲风吹抵敦煌的一颗种子,最贫瘠的土地上积蓄力量,萌发生长。她的胚芽对故乡亲人的不舍,有对爱侣子女的眷恋,更有对这一方土地这一片石窟的热忱。时光飞逝当年的嫩枝已成长为参天的巨树,为脚下的土地遮风挡雨。你听,长风起处,有枝头的叶由远而近——

人生处处皆吾土,岂必天南是故乡。